凯发娱乐 - 怎样才是以“宗教改革的精神”研读圣经?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基督教(Protestantism··|,或称基督新教)是十六世纪宗教改革(reformation)的结果··|--。当时··|,宗教改革家认为罗马天主教在中古时期发展出来的一连串教义··|,违背了圣经的教导和初期教会所奠定的基础··|,特别在对救恩的理解上··|,与圣经原本的意思背道而驰··|--。他们积极在罗马天主教内推行宗教改革··|,其后因改革不遂而创立了基督教··|--。所以··|,如果要理解基督教··|,必须清楚认识“宗教改革的精神”与圣经的关系··|--。

 

改革家加尔文以“唯独圣经”(sola Scriptura)这口号表达“宗教改革的精神”··|,这口号指出改革的精神建基于两方面:

 

第一··|,高举圣经的权威··|,这权威是超越罗马教宗的权柄或天主教建基于圣经以外的“人为传统”或“额外传统”··|,并且认为圣经本身是神的话语或神的启示(太5:18;约10:35)··|,圣经是“寻找神的最佳方法”、是一切属灵经验、神学教义和道德标准的最终权威··|,只有通过圣经的内容··|,人才能够正确的认识神··|,并正确地构建合乎真理的“教义传统”··|--。

 

第二··|,“宗教改革的精神”强调使用建基于圣经权威的“圣经批判研究”和“教义传统”去诠释圣经··|--。本文探索这两种方法如何成为推动宗教改革的动力··|--。



 源自宗教改革的“圣经批判研究”


“圣经批判研究”或称为“圣经评鉴研究”(Biblical Criticism)是一种深入研究和评论圣经(神的话语)的文体、字句、写作性质、资料来源、日期和作者等问题的方法··|,这方法本身是中性的··|,并没有必然反对圣经的神迹··|--。改革家借这方法测试和分辨教义传统是否建基于圣经··|,这方法帮助他们纠正罗马天主教在中古时期发展出来错误的“人为传统”(例:“因功德称义”、售卖赎罪卷、炼狱及圣餐是献祭等等)··|,并从圣经中发现“新”的真理··|--。

 

改革家解释“人为传统”并不是建基于圣经的教义··|,这些传统并没有绝对的权威··|,只有圣经(即神的话语)本身才是权威的来源··|--。因此··|,一切“教义传统”都不是无误的(Infallible)··|,并不能从圣经分隔出来而独自存在··|,必须受圣经本身所评估··|,只要借信徒根据圣经的标准发现任何一条教义并不是从圣经产生的··|,其权威也必然消失··|--。

 

简言之··|,教义的权威是圣经赋予的、是建基于圣经而产生出来的··|,所以··|,教义的地位是次要的··|,并不能取代圣经的地位而成为信仰团体的标准··|,它的角色是仆人而不是主人··|--。

 

面对天主教错误曲解圣经而发展出大量的“人为传统”··|,改革家马丁路德解释··|,有时候神喜欢使用屈曲的棍子打击教会··|,这打击对教会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因它帮助教会知道基督教信仰群体并不能简单地接收教会的“教义传统”而又静态地把它传递给后世··|,相反··|,每一个世代的基督徒必须注重圣经的权威··|,并根据圣经权威发展出来的“圣经批判研究”去诠释圣经的信息··|,把圣经的真正意义发掘出来··|,并把错误的“人为传统”除去··|--。


 受启蒙运动影响的“圣经批判研究”


然而··|,“圣经批判研究”大概在十七世纪五十年代出现转变··|,到了十八和十九十九的欧洲··|,“开放派”的圣经学者和神学家受启蒙运动的理性主义影响··|,他们否定圣经的世界观··|,并预设宇宙世界是封闭的··|,世界的运作全然由当中的自然定律所带动··|,创造世界的神不会和不能参与这个世界··|,因此··|,神迹事件没有可能在这世界内发生··|,历史也只不过是一连串因果关系构成的事件所组成的··|--。

 

“开放派”人士根据以上的预设研究圣经··|,发展出一种源自启蒙运动的“圣经批判研究”··|--。根据这具有预设性的“圣经批判研究”··|,开放派认为一位“客观”的学者必须完全拒绝圣经的神迹奇事(例:耶稣复活)因这些神迹是不科学或不合理的··|--。

 

结果··|,开放派完全拒绝宗教改革家提出的教义和对圣经的理解··|,认为只有根据开放派所谓“客观”(或“非神迹化”)态度去研究圣经··|,人才能够明白圣经“真正”要表达的信息··|--。然而“开放派”这种开放的“圣经批判研究”与宗教改革家那种注重圣经权威的“圣经批判研究”截然不同··|,它们的不同在预设上:

 

一方面··|,开放派预设历史中的神迹(例:耶稣复活)是不真实或可商榷的··|,并根据这预设去诠释圣经和对神的体验··|--。然而··|,这预设忽略了基督教是建基于历史的··|,这“历史的基督教”建基于过去的圣徒(特别是初代教会的使徒权威、大公教会的信经、宣言、教父著作的遗产所达成的一致意见)对圣经的理解··|--。

 

另一方面··|,宗教改革家注重圣经本身的权威··|,因而肯定圣经记载的神迹是真实的··|,改革家认为圣经本身的权威高于启蒙运动理性主义的预设··|,圣经的权威也高于任何诠释圣经的方法、传统的教义和宣言(Confessions)等等··|--。


 强调“教义传统”对圣经的诠释

 

如果教义传统的权威是次要的··|,为什么“宗教改革的精神”强调“教义传统”对圣经的诠释呢|-··?“宗教改革的精神”并不是要废去“教义传统”在诠释圣经中的地位··|,也没有忽视二千年来神在历史中··|,兴起了先贤先圣对圣经的理解··|,和对神的体验所形成的“教义传统”对圣经的诠释··|--。虽然有时候某些“教义传统”被错误的“人为传统”污染··|,但是这并不是说所有“教义传统”都是错误··|--。

 

改革家强调是建基于圣经的“教义传统”(或“教义”)都是好的··|,这些教义是从圣经产生出来的··|,以便信徒正确诠释圣经··|,教义就像研读圣经的地图··|,帮助人发掘圣经的真理··|--。因此··|,信徒应该以诚实和负责任的态度聆听教义对圣经的诠释··|,不应该随意把它丢掉··|--。

 

基于以上的理解··|,改革家把“人为传统”丢掉··|,但却主动制定和发展“教义传统”;他们指出教义的出现··|,是由于人渴望能够在圣经的基础下··|,有系统的把信仰群体对神的理解传递给后世信徒··|,因此··|,教义的制定并不是要高举个人对圣经的理解和体验··|,乃是出于回应神的话语或经验神的真实后的自然反应··|,为的是要帮助信徒正确的理解和经验神··|--。

 

换言之··|,教义本身是诠释圣经的架构··|,教会制定和发展教义的目的··|,是要确立正确诠释圣经的方法··|,让信徒更容易理解和掌握圣经的真理··|--。

 

例如“因信称义”的教义能够有效诠释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在圣殿祷告的故事(路18:9-14)··|,让我们认识神是鉴察人心的主··|,神看重的不是只有外表的敬虔生活(例:法利赛人)乃是愿意完全依靠神恩典的人(例:罪人税吏)··|--。另一方面··|,如果人要更有效理解“因信称义”的教义··|,税吏的故事提供适切的例子具体说明这概念··|,使我们确实知道应该怎样过一种蒙恩的生活··|--。

 

以上例子说明圣经和(那些稳妥地建基圣经的)教义传统是互相补足的··|--。教义遗产不仅在初代教会的使徒传统上发展出来··|,更有承先启后的作用··|,帮助后世的信徒知道应该如何诠释和理解圣经的真理··|--。面对这些属灵的遗产··|,加尔文指出我们应该看自己是伟大“教义传统”的一分子··|,尊敬地探索历代先贤先圣所建立的“教义传统”如何能帮助我们理解圣经··|--。

 

面对“宗教改革的精神”··|,今日的基督教理应让圣经的权威、“圣经批判研究”和过去的“教义传统”成为建构今日神学的重要元素··|--。宗教改革家强调他们推行的宗教改革和提出的教义··|,并不是要“创新”··|,相反··|,乃是根据圣经而发展··|,并且秉承传统··|,不断改革··|,向前发展··|--。改革家给今日的教会留下宝贵的属灵遗产··|,帮助我们正确诠释和理解圣经的真理··|,而本书的出版就反映宗教改革时期在这方面的重要发展··|--。


摘录自《新译本研读版圣经》··|,环球圣经公会··|,2013··|--。


相关阅读:

1、

2、

3、

4、

5、



购买宗改四书套装··|,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凯发娱乐_凯发娱乐官网_凯发K8娱乐手机版 - 分类 凯发国际娱乐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