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娱乐 - 如何理解中国所欠福音的债?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2015年10月,在中国香港举办了“宣教中国2030香港大会”··|,大会决定到2030年··|,中国教会将派出2万名宣教士··|,以偿还中国教会所欠福音的债··|--。这无疑是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事件··|,但在开始这一件重大的事工之前··|,作出这一决策的一些背景和推动因素值得我们再做思考··|--。

 

比如最近的一些宣教大会常常提到··|,中国的基督徒人数已经到了某一个数量级··|,而中国也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教会的资源积累程度已经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具备像美国、韩国教会那样开始大规模宣教的条件··|--。此外··|,千年以来··|,中国作为宣教士流血献身众多的一个宣教工场··|,“福音化”的前景可期··|,宣教也是为了偿还福音的债··|--。


我们一方面为教会宣教的心志和预备感恩··|,另一方面··|,上述看法涉及到宣教的动力··|,宣教的果效凭借什么等等问题··|--。


保罗作为外邦人的使徒··|,是教会历史中的“第一位宣教士”··|,对他的宣教观念和策略做一点探讨··|,也许可以为中国教会正在大举启动的宣教事工打下一个更为坚实的基础··|--。

 

保罗宣教的动力


首先我们考察一下保罗宣教的动机··|--。作为外邦人的使徒··|,保罗有一种很强的 “负债感”··|--。他在罗马书一章十四节中说:“无论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聪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们的债··|--。”保罗在这里用了一种比较有趣的表达··|,表面上看··|,保罗并没有偿还的具体对象··|,而且他提到的这些人群也没有给他什么··|--。所以Bosch在他的《更新变化的宣教》一书中指出··|,“其实保罗是欠基督的债··|,而转移变成欠那些基督要赐救恩的对象··|--。对死去之人的责任感··|,产生对为之而死的人的责任感··|--。对基督的信仰就生出欠债的情感··|--。”


保罗在开始自己的宣教旅程之初··|,在安提阿的犹太会堂··|,依据圣经宣讲信息··|--。保罗对犹太人说··|,随着耶稣基督的复活··|,上帝对亚伯拉罕子孙的应许已经实现··|,并且已经赐下了赦罪之道··|--。这篇信息在犹太人当中引发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一些人信从了他和巴拿巴所传的真道··|,而另一些人则“硬驳”和“毁谤”他··|--。


在这种处境下··|,保罗和巴拿巴作出了明确回应··|,他们引用了以赛亚书四十九章6节的经文··|,宣称“因为主曾这样吩咐我们说··|,我已经立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救恩··|,直到地极”··|--。(徒十三47)保罗在这里有一个非常大胆的释经跳跃··|,以赛亚书此处的“仆人之歌”··|,是上帝对祂仆人的话··|,保罗清楚地知道这里是指上帝对基督的话··|,保罗却解释成对他自己说的··|--。


保罗是从圣经展示的救恩历史和预言的架构··|,来诠释自己的宣教使命··|--。以赛亚书中预言的这位“仆人”已经临到、受死、复活··|,而祂在地上的宣教使命已经展现··|,但未完全实现··|,祂的使命需要继续落实··|--。


因为保罗领受了如此重大的托付··|,所以他会生出强烈的责任感··|,这种责任感不是负担··|,而是一种强烈的情感··|,是一个深受信任的仆人深恐对亲爱的主人所交待的事情没有办成··|--。简而言之··|,保罗宣教是因为他爱主··|--。


近年来··|,宣教学中常常提到的概念“(Missio Dei)”被译作上帝(Dei)的“差遣”(Missio)或“宣教的上帝”··|,这一词首先由德国宣教学者Karl Hartenstein提出··|,指的是上帝内在的差遣——即··|,圣父差遣圣子进入世界··|,圣子与圣父差遣圣灵··|--。保罗认识到自己作为外邦人使徒的使命重大··|,就在于此:上帝差遣自己··|,某个角度上就如同天父上帝差遣耶稣基督(效法基督道成肉身)··|,他的使徒使命是与“宣教的上帝”同工··|--。


今天中国教会要开始预备进入“宣教中国”的时代··|,差派大批宣教士··|,“还福音的债”··|,这里的欠债是指的欠了宣教士的债··|,欠了犹太人的债··|,还是如同保罗一样··|,首先是欠了“宣教的上帝”的债··|--。今天福音能在中国扎下根基··|,能够经受住历次政治运动的残酷逼迫··|,是宣教士们前赴后继流血浇灌的福音的种子结出的果子··|,我们应当感恩··|,而他们传递的对中国这片土地的爱也当继续激励我们··|--。然而这种欠福音债的动力是否能够成为持续不断的感动|-··?如果中国教会欠了宣教士福音的债··|,欠了犹太人的债··|,那么为了宣教付出多大的代价就可以算是没有亏欠呢|-··?


考察保罗的宣教动机··|,我们应当认识到··|,中国教会要参与教会事工··|,需要更多地认识到这位宣教的上帝··|,祂的属性也就是祂的使命··|--。所以正如保罗领受了托付一样··|,宣教并不是教会众多事工之一··|,乃是上帝自己的属性··|--。教会本身就是属上帝的子民··|,顺服圣灵的差遣··|,跟随基督道成肉身··|,进入到不同的文化和人群中··|,见证上帝自己国度的降临··|--。就如耶稣曾在安息日对犹太人说··|,“我父做事到如今··|,我也做事··|--。”(约五:17)··|,今天的教会也在“做事”··|,而教会之所以要“做事”··|,那长久的深层次的动机乃是如同保罗一样··|,深恐亏欠上帝的托付··|--。只有上帝的托付和祂的爱才能激励教会长久、持续地投入宣教··|--。



保罗宣教的目标

   

通常有一种说法认为··|,旧约的宣教观念是向心的··|,列邦列国要到以色列/锡安/雅巍;而新约则是离心式的··|,因为耶稣的门徒要到万国万民那里去··|--。但是虽然在新约的时代··|,耶稣的门徒要被差遣··|,要出去··|,但是目的是要把列国聚集汇入上帝的国··|--。

   

“新约的核心宣告……是:新秩序已随着基督事件而临到··|--。旧约的应许正在落实··|--。基督徒活在短暂的时代··|,既属于终末··|,又属于这现今的时代··|--。最终的胜利仍在未来··|,上帝的王权却已开始··|--。因此··|,现在是聚集外邦人的时候··|,但也许必须等待一切最终圆满结束时··|,才能真的完全落实··|--。”


在保罗的心目中··|,宣教有一个地理上的方向··|,是向外去··|,也有一个属灵的方向··|,到上帝那里去——以基督为中心··|,藉着圣灵··|,进入祂的殿··|--。在罗马书十五章15-16节中··|,保罗将宣教的责任表现为对上帝的感恩··|,同时反思了自己在宣教过程中的角色··|--。保罗说;“使我为外邦人作基督耶稣的仆役··|,作神福音的祭司··|,叫所献上的外邦人··|,因着圣灵成为圣洁··|,可蒙悦纳··|--。”保罗将宣教收获的外邦人当作是献给上帝的圣洁祭物··|,而自己作为祭司··|,是外邦人和上帝之间的中介··|--。就如以赛亚六十六章描述的图景··|,上帝差遣祭司进入到万国万民中··|,到没有听到上帝“名声”··|,没有见过祂“荣耀”的遥远之地··|,将属上帝的子民“送回”··|,来到新耶路撒冷··|,“当作供物献给耶和华”··|--。


保罗在罗马书十五章里描述自己的宣教理念··|,很有可能他的心中有以赛亚书六十六章的那个伟大图景··|,就如同他在宣教旅程开始的时候面对一些犹太人的质疑和毁谤··|,引用了以赛亚书四十九章一样··|--。所以他渴望到西班牙去··|,因为那是当时的人们所认为的“地极”所在··|,保罗期待到那里··|,带领远方的人归向上帝··|,好使“外邦人的数目能够添满”··|--。虽然以赛亚书六十六章描述的场景最终实现要等到基督再来··|,但是保罗将外邦人视作“初熟的果子”··|,他们的归信是终末的预演··|--。


保罗如此热心地让外邦人的教会为耶路撒冷教会··|,为贫困的犹太基督徒献上奉献··|,甚至自己为此亲自冒险前往··|,以至最终被迫终止了自己的宣教事工··|--。保罗这么做··|,并且要带领外邦人教会的代表前往耶路撒冷··|,是要表明外邦人与犹太人的教会在基督里面的合一··|,更是象征着万邦归向上帝··|,在圣殿中敬拜祂··|--。



中国宣教事工的几个问题


今天中国教会开启新一轮宣教事工的时候··|,考虑的重心多集中在去哪里··|,比如福音传向耶路撒冷去··|,向回教地区宣教··|,去中亚··|,借助一带一路的契机··|--。但是我们要考虑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带领这些“未得之民”到哪里去|-··?尤其在今天个人主义和文化相对主义是“世界”的主要潮流··|,并且对教会冲击甚大的时候··|,有几个问题需要继续探讨··|--。

   

第一··|,如何处理与文化的问题··|--。一直以来··|,基督教的宣教就在面对着多元文化的处境··|--。保罗说“向什么人就做什么人”是要进入宣教的人群当中··|,进入他们的文化当中··|,但是保罗作为一名受过良好教育的法利赛人··|,精通希罗文化··|,也在他的宣教旅程中运用他对文化的熟悉来推动福音广传··|,例如他在雅典的宣教··|--。但是··|,保罗关注的是··|,通过宣教事工··|,“这便叫亚伯拉罕的福··|,因基督耶稣可以临到外邦人··|,使我们因信得着所应许的圣灵··|--。”福音是向所有处境和文化当中的人们说话··|,超越一切文化··|,并且拆毁一切在各种文化处境当中的人们之间的“墙”··|,一起成为“我们”··|--。圣经就是上帝的福音借着某个具体文化而向普世的人们宣教··|--。

   

学者Martha Franks总结纽比金(Lesslie Newbigin)的观点认为··|,“多元世界的宣教工作是双向的··|,把基督的信息带到新处境时··|,将对福音产生新的体会;而聆听这新的理解··|,则是全面理解耶稣主权的重要部分··|--。”

   

对照纽比金的看法··|,志在宣教的中国教会自身还没有完成这样的工作··|--。一直以来··|,中国传统文化被与福音等量齐观··|,过度强调它的特殊性··|,甚至美化上升到启示的高度··|--。如何用中国文化的特有表述来诠释耶稣基督的独一主权··|,以及福音的超越性··|,并且正视中国文化当中敌对上帝的罪性真实|-··?另外··|,福音第三度来华··|,是在一个东西方文明碰撞的“千年未有之变局”当中··|,从李提摩太等人开始··|,西方文化常常被等同于基督教··|,这个影响直到今天依然影响着中国的知识分子··|,以及中国教会信徒对美国的观感··|--。


中国教会尚没有完成在中国文化当中对福音“产生新的体会”··|,并“全面理解耶稣的主权”的工作··|--。中国教会普世宣教··|,毫无疑问会使用我们自己文化当中的一些概念和观念··|--。但处理福音与文化关系的先天不足··|,会否影响宣教事工|-··?正如纽比金指出的··|,人类的沟通是“双向”的··|,在宣教工场中新的“外邦人”将会看到··|,中国教会和他的宣教士们如何处理中国文化与自己的文化··|,以及福音的关系··|,这将决定他们对福音的观感和接受··|,这一幕已经在福音第三次入华过程中上演过··|--。

   

第二··|,今天我们在教会中常常看到个人主义的福音模式:带人遇见个人生命的救主··|--。而保罗的看法与今天迥异··|--。他看到的图景里(也是圣经的启示)··|,没有为今天的“个人得救”留下什么余地··|,信徒的群体也不是停留在得救或者成圣(对于保罗来说··|,成圣是顺服上帝而结出的果子)··|,他看到的是上帝国度的宏大图景··|,从今时直到世界的终末··|--。在保罗的宣教事工当中··|,普世教会合一不只是一个前提条件··|,更是最重要的目标:透过宣教事工··|,带领未得之民组成的教会··|,进入普世教会敬拜上帝的行列当中去··|--。保罗当年关注的··|,并付出极大代价的普世教会合一··|,我们应当予以重视··|--。

   

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是··|,中国教会至今还没有实现在真理当中的完全合一··|--。事实上··|,从守望教会事件、温州教会十字架事件等一系列政教关系的冲突来看··|,我们恐怕很难得出一些推动宣教的教会领袖对政教关系和信仰自由程度的乐观预期··|--。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部分··|,无论“得时不得时”··|,宣教都是上帝对教会的心意··|--。重要的是··|,宣教并不是教会审时度势的某种事工选择,上司是宣教的上帝··|,保罗正是受这样一位上帝差遣··|,带领在地理上和属灵意义上都远离上帝的外邦人加入万国敬拜上帝的行列中··|--。


我们先不谈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之间的合一··|,与大公教会传统的合一(这也是一个重大的问题)··|,首先面对中国家庭教会和三自体系的“教会”之间的截然分立··|,我们难道可以有确信说··|,两者都在敬拜上帝的行列当中吗|-··?

    

有人认为··|,三自的情况很复杂··|,并且也在实践中抛弃“因爱称义”的教义··|,在基要真理上和家庭教会并没有实质的差别··|--。这种观念在神学上将上帝的创造和救赎工作(对创造的恢复)割裂··|,将上帝的作为、属性和主权局限在救赎这一事件··|,对救赎的理解也是机械的——人悔改归正之后··|,要往哪里去|-··?难道不是要在敬拜上帝的群体当中··|,等候上帝国度最后荣耀的彰显··|,并在这个过程当中实践“除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吗|-··?三自体系可以有很多变化、革新··|,但是无论怎样变化··|,三自体系“敬拜”凯撒和上帝两个主··|,这个属灵实际是没有改变的··|,也在历史当中透过逼迫家庭教会、强调基督教与社会主义相调适··|,与中国梦相适应等主导方针··|,一再地表露出来··|--。

   

在实践中解决三自问题需要时间··|,也不是中国教会宣教的前提··|--。但是在属灵上厘清这个问题··|,避免陷入淫乱邪恶的试探当中··|,这是宣教的坚实基础··|--。中国教会将来作为宣教基地··|,是否能够让宣教工场的上帝子民看到上帝的完全主权··|,看到超越国家、民族、文化的福音的大能|-··?正如前文所述··|,“Missio Dei”这一观念意味着··|,宣教并不是一项教会事工而已··|,而是上帝得着荣耀··|--。中国教会要像大公教会一样··|,勇敢面对六十年以来一直没有解决的上帝与凯撒之争··|,在普世教会当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才有可能真正带领未得之民进入到普世敬拜的行列中··|--。

   

以赛亚书52章15节讲论耶和华受苦的仆人时说:“这样··|,他必洗净许多国民;君王要向他闭口··|--。因所未曾传与他们的··|,他们必看见;未曾听见的··|,他们要明白··|--。”

   

这就是那位怜悯、慈爱、舍己··|,又有高过世间一切权柄的主··|,中国教会是要被祂差遣··|,到万民中去··|,带领万人来归向祂··|,敬拜祂··|--。阿门··|--。


(除圣经外··|,本文引文部分主要来自《更新变化的宣教》、《宣教中的上帝》、"Isreal and the Nations:An Essay in Biblical Theology"、"Election,Pluralism,and the Missiology of Scripture in a Postmodern Age"等书··|--。 

 

相关阅读:

1、

2、

3、

4、

5、

购买《殉道史》··|,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凯发娱乐_凯发娱乐官网_凯发K8娱乐手机版 - 分类 凯发国际娱乐

(必填)